政治疲态? 霹议员网络回应不积极

2020-07-12
    580浏览
政治疲态? 霹议员网络回应不积极
报道:邹丽华

政治疲态? 霹议员网络回应不积极

除了通过网络平台交流,议员也热衷亲自上门探访或慰问。距离上届大选已3年,激情渐失,政治疲态渐露?

霹雳州议员在通过网络平台回应选民提问的积极性猛挫!网络平台为现实生活不可缺的一部分,新时代的国州议员也利用相关平台与选民交流。

不过,对选区处于郊区或甘榜的议员来说,拨电话及会面洽谈才是他们常用的方式,因此尽管在调查中被列为“无回应”,他们也处之泰然。

他们的理由包括,乡区选民不大会使用网络平台,如推特及面子书。

匿名者3网络平台求助

非政府组织“权力”(KUASA)继2014年4月、9月、2015年4月后,今年4月再次通过电邮、面子书及推特向霹州议员进行调查,发现议员回应的效率从去年的69%下跌至47%。

幸好,若将经过调查员追问后,该名州议员最终也有回应的组别也归纳在内,回应的效率尚达66%。

这也意味着,若有给予对方提醒,10名州议员当中,有6人会有回应。

“权力”组织是以“匿名者”(选民)身分,在10个工作天内,通过邮件、面子书及推特3种网络平台,向霹州及雪兰莪州共115名州议员发出提问及求助,观察议员是否有迅速回应。

匿名者先以邮件向议员发出提问或求助,例如申请土地转让,若议员在72小时工作时段内有回应,被评为高效回应,以绿灯标示。若超时无回应,发件人将追问,后72小时内有回应则列黄灯,无回应列红灯。

其中,两州都以民主行动党的州议员表现最佳,在朝野政党中展现最积极。

不过,在霹州18名行动党州议员当中,有3人在调查中完全没有对相关提问作出回应。

公正党议员表现极端

人民公正党州议员的表现则出现极端情况,有3人表现非常积极,另2人则自2014年起,从未对提问作出回应。

30名巫统议员中,有17名(57%)获得绿灯或黄灯,仅绿灯者只有9人(30%)。

整体来说,州内仅有11名州议员的表现,比起去年有所改善。

4名从未回应的州议员(自2014年起):

1.巫统拿督道勿(司南马)

2.巫统阿都拉弗兹(甘榜牙也)

3.公正党阿都尤奴斯(瓜拉古楼区)

4.公正党柯沙温(半港区)

6名全作出回应的州议员:

1.公正党陈家兴(新邦波赖)

2.行动党黄渼沄(班台)

3.公正党蔡依霖(十八丁)

4.行动党李存孝(兵如港)

5.公正党郑立慷(迪查)

6.巫统拿督达米基(肯纳令)(只有邮箱账号)

行动党·李存孝(兵如港)可批评改善服务素质

我认为“权力”的调查出发点非常好,也可让选民了解到州议员的处事态度,不过该组织除了调查议员有无回复,也可更深入了解,包括该名议员平日有无设法解决选民的问题等。如果议员的处事方式不妥当,该组织也可批评,让议员能改善。

对我而言,无论求助者是谁,我都会尽量第一时间回复,选民大多数会上来服务中心亲自找我,一些则通过党员或在面子书留言。

该组织给议员至少三天的时间回复,我觉得已很宽容,希望每名议员都能做好本分,尽力协助选民。

公正党·陈家兴(新邦波赖)到巴刹与选民沟通

在我的选区,选民多会选择直接致电跟我联系,我的手机也24小时开通,方便选民随时联系。

如今科技发达,通过网络平台也可立即回应,无论可否解决对方的难题,通常我都会回复对方。一般上若选民发邮件或推特给我,我都会亲自回复,面子书则由助理管理。

此外,每周至少两三天我都会在巴刹与选民沟通,或是村长也会将村民的民生课题传达给我。

巫统·拿督道勿(司南马)选民多数直接联络

我不了解“权力”组织的调查性质,若选民有问题,都会直接联络我、到服务中心咨询,或者联系我的特别助理。

如果选民向我们反映民生问题,都会尽量处理解决。

我有使用面子书,但我的选民多数是来自甘榜,他们很少使用网络平台。

公正党·阿都尤奴斯(瓜拉古楼区)郊区互联网覆盖率低

我的选区属于郊区,互联网覆盖率不高,我通常使用手机与选民联络。

选民若有问题,直接打电话给我,或者发送短讯或WhatsApp,对他们来说,也比较方便。

我有推特账号,但我也很少使用,包括电邮或面子书。 “权力”只是通过网络平台调查,有欠完整,应该通过各种渠道,了解各区州议员的服务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随机文章